春上陌路

时间:2015.4.15 作者:1605 徐婷立 编辑: 1605管理员 阅读量:2633 全屏

 

这是最没有花哨的一次春游,只有步行。

我们下车的地方还算是一个镇,有成排的商店和三四层高的楼。我还记得下车后就是一个口腔诊所,上面写着“x村”,我叫身边的同学拍下来,算作“村”主题的照片。

转过弯,左边是数米宽的大河,大河再往左就是高山,这个季节万木青翠。右边是两层高的乡间别墅,院子里都种着花。春游有一个任务,要拍五种颜色的花,包子拿着相机给我看,里面是一张花园照,四五种不同颜色的花争奇斗艳,开玩笑道:“这个算不算?”

我们路过一个幼儿园,十来个小朋友排成三排,用软软蠕蠕的声音喊道:“哥哥姐姐好!”

我们走过人群,绕过汽车,在别班的注视下极快的前进,超越。风吹在脸上,还有些寒冷,十几岁的少年们在大道上阔步前行,热火朝天。

走了许久,离开了人烟。左边还是水道,却呈阶梯状,不时有小型瀑布出现。水流冲在石头上,激起一阵阵白花。右边是竹林,修长挺拔,靠近边上的则会向地上弯腰。再往前走一阵,竹林成了山石,嶙峋陡峭,棱角分明。有些是土黄,有些是铜一般的红,还有一块最是奇特,竟似墨泼一般的黑。

我们绕过大坝,走过竹屋,看到了湖,湖很大,从这头望不到边际;湖很深,只在面上映出悠悠的青天白云,丝毫看不见底;湖很清,浅滩上鹅卵石一半浸在水下,一半露在半空,连其上的纹路都能看清。湖对岸是高山,一重接着这一重,岸边的是苍翠,在往远,就一点点暗淡下去,最远的就只是一抹灰影罢了。

从路上,延伸出一条小道,仅一人能行,向湖上伸展而去,底下是竹制或木制的柱子,撑起这一条小道,小道的尽头是一间屋子,不大,估计是用来瞭望或是观察湖水的吧。只是小道开口上了锁,不能上去一饱眼福。

一路上,遇见了不少墓碑,有的明显修过坟茔,烧过香火,还有纸花塑料花在其上飘扬;有的却只孤零零一块碑,年久失修,日晒雨淋,连上面的红字都暗淡难辨。我幻想着,这是哪一位隐居的高人,生时视金钱如粪土,死后更不在意门面,只愿与青山绿水作伴,偶尔还有老友挂念,祭酒一杯。

走得远了,连竹林也不见了,满山都是树木草石,我曾偶然一瞥,发现三种形态迥异的树木生长在一处,当真有趣。还有那高达三四层楼高的巨树,每隔几十步总能撞见一颗,单看树已叫人心生感慨,更别提向左远眺,那巨树密密麻麻漫山遍野,就像盘中的花椰菜一般。面对这般自然奇景,总叫人生疑:人为何生而为人?

爬山爬的久了,就忘了一些东西。向上看,是天,不澄澈但辽阔;向下看,是路,长久不变的柏油马路穿过了山,绕过了湖;向左看,是山,巍峨浩瀚,厚重沉稳;向右看,是云,底下的湖水已经若隐若现,隐没在白气之中。“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暮春者,春服既成,……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一时之间,诗词歌赋涌上心头,直至今时今日,才算是领会了古人古诗中的意蕴。

然而天下终究没有不散的宴席,历时6个小时的跋涉,我们走完了全程。我当然是骄傲的,不仅因为自己坚持下来,更是因为全班27人以及三个老师一个领队没有一人放弃。可我也是谦卑的,因为这一路,领略的不只有美景,还有天地广阔的胸襟,万物奇妙的生机。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月牙状的浩淼湖水;那树丛间五只小指甲盖大小的蜘蛛,一黄四白;那山顶古亭向下眺望时,城镇村落高山融洽的组合;那村中老人编弄竹筏时手背上凸起的青筋;还有同伴们的一颦一笑,鼓励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