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旁

时间:2015.4.15 作者:1605 王凯越 编辑: 1605管理员 阅读量:2765 全屏

 

有一群人,大概二三十个,坐在路边吃东西。

路上时不时经过另一群人,和他们开几句玩笑,然后又向前走去了,似乎在追赶什么。这群人的姿势不是很整齐,有些人背对着马路,时不时回头看看,更多的时候留给路人一个看不见表情的背影,比如说我;有一些人面对着路,比如说那个谁。这群人把腿搁在一个水渠里,当然搁得也很凌乱。有些人吃完了,便开始说笑。而我对水泥地上的一只蚂蚁产生了兴趣,我用手去堵它的路,它停下来,似乎怔住了。片刻之后,它发现这东西不能吃,便不屑地走开了。这一刻,我作为人的优越感荡然无存,我突然觉得在那只蚂蚁眼里,我连面包屑都不如,这让我有些乏味。

吃完了东西,人群站了起来,继续赶路。而我站起来的那一刻,这只蚂蚁不见了,我的优越感又回来了。天气很温和,不热不燥的,让人感到舒适。路边的风景让我想起我的老家,我感觉这一切很熟悉。有很多竹笋从路边的竹林里冒出来,削尖了脑袋。他们尽量让自己长的强壮。路边有很多豌豆,都开了花,白白的,我努力想找到一株紫豌豆,可惜我没能如愿。树都长叶子了吧,偏偏在这时我又看见没有叶子的树,我想它一定是活糊涂了,竟然忘了春天要长叶子;就在我这么想时,我又发现有一两片嫩叶从枝上钻出来,钻的我心里有些痒。自然总是这样,它从不告诉我我错了,当我认为我是正确的时候,它一言不发;当我发现我的错误时,它也一言不发,它总是沉默。它总是不慌不忙的,也不在乎我怎么想——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它挺酷的。

我混在人群里,本能的迈着我的双腿,脑子在片刻的思忖后重回一片空白,我只有不停的追赶,追赶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尽量走得快一些,好去追赶那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可是一只蚯蚓扭动着身子缠住了我的目光,蚯蚓是不该出现在水泥地上的,莫非它也出来春游?正在我犹豫着要不要用手去帮它一把时,班长用脚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在这一点上,班长挺酷的。那只蚯蚓回去了,没有向我们说声谢谢。我接着迈开腿,去追一个人。

我要追的那个人是我的一个朋友。今天的路走得并不顺利,有时候我在他前面,有时候我在他后面,有时候我和他并排。路走的太快,我都没时间思考。我一边走一边望着那个湖,那个湖很大,可还是让山拴住了,山给湖开了几个口子,但是湖更愿意和山呆在一起;我想到家给我留了一个门,我却更愿意待在门后面。

人群拉得很长,三三两两得走,三三两两的想着自己的事情。天上不时飞过几只鸟,我看看它们,它们却不看我,似乎在追赶着什么。路边时不时会出现几道瀑布,像白布一样,尽情的宣泄着,苔藓们很谦逊的长在路边,并不长到路中间去。有摩托车经过时,人群的注意力会短暂的集中,然而随着“突突突”的声音远去,大家便又开始想自己的事情。我知道现在是春游,我的脑子也该来一次春游了,现在我不用听课,我可以尽情的胡思乱想。可是当我需要我的脑子胡思乱想时,它却又一片空白了。

路旁的色调慢慢变着,绿色一点点的褪去,像一块被揭去的画布。灰色一点点的进入我的眼睛,空旷的天的蓝灰色,建筑物的灰色,当它们一起出现时,人群停了下来,脸上充满自豪。

我回头看看,路没有什么特别,路上没有我的足迹,我的足迹被印在酸痛的脚腕里,。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脚,鞋子还算干净。路旁的泥土里钻出几棵野豌豆,我想找到一株开紫花的,然而终究没有成功。

可是那一刻,我脑子里的空白消失了,我突然觉得我并不需要追赶什么,我突然觉得我所要追赶的,全在我的身后,在路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