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学年第一学期】第16周国旗下讲话:需要镇定和超脱

时间:2008.12.16 作者:章才根校长 编辑: 周敏慧 阅读量:7302 全屏 二维码链接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今天我讲话的题目是《需要镇定和超脱》。

星期日在家看书,看到一则材料,令人思考。

1665年的春天,伦敦爆发了鼠疫,在这种情况下,剑桥大学停课了,限令学生离校。著名科学家牛顿也不得不离开学校回到自家的庄园。后来,他又搬到汉弗莱·巴宾顿先生家居住,住了18个月。在牛顿的一生中,16657月至1666年底的这18个月,是神奇的,不可思议的18个月,是“牛顿成为牛顿”的18个月。在这18个月的时间中,他把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数学上,发明了微积分,发明了极限概念;在其余的时间中,他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在光学上也有重大的发现。微积分的发明是数学上的革命,万有引力的发现是物理学上的革命。在这场瘟疫爆发的时间里,牛顿竟然能有这样意义非凡的革命性发现,令人思考。

我想到两个问题,一是这场鼠疫与牛顿的科学成果有没有内在联系;二是如果有联系,有哪些具体的联系?

《史记· 太史公自序》里有一段话一直在激励着我们:“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司马迁列举了许多伟人的成就,认为人的成就与处境是有关系的,处境越艰难,成就越大。

我还是想,这些伟人的成就与处境是否像司马迁所说的存在着内在必然的联系,如果有联系,又是怎样的联系呢?

古今成大事者在其有限的生命中,往往会面临自然、社会所带来的灾难和不幸。那么到底是灾难、不幸催生了他们的忧愤和斗志,促成了他们的大业;还是他们泰然处之,不为灾难、不幸所动,坚持着自己的追求,才成就了自己的业绩呢?

大概两者兼而有之吧,而我的想法更倾向于后者。

有一类人在重大的灾难面前,或者在重大的人生变化中,可以做到镇定,甚至超脱,坚守着自己努力的方向。泰山崩于前,雷霆震于顶,都可以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那种良好的心理素质使这类人往往有比别人更卓越的成就。牛顿18个月的重大发现,是他对鼠疫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处危而不惊的结果。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想起八年前一个中学生在病房里照料他父亲的情景。那时,我一位亲人生病住院,同一个病房里还有一个病人,患了绝症,他的妻子和他读中学的儿子轮流来照料他。我几次在病房里看到那个中学生静静地坐在他父亲身边,埋头看书,不说话,除了偶尔抬头看看输液瓶,就一直安静地看书。他是知道他父亲得了怎样的病,但我看不出他痛苦、绝望的表情。他近乎静穆的神态留给我深刻的印象。我不知道这位中学生现在的状况,那时,我有一个固执的念头——这个学生将来一定会有大的出息,这个家庭不会垮。

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这样的。我们在面对灾难与不幸的时候,恐惶与悲痛在所难免。我只是想说,就个人或者人类而言,面对有些坎,既无法回避,又不能停步,只能走过去;那么,镇定甚至超脱是需要的,因为它有助于您的成长、成功,甚至有助于你成为牛顿这样的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