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效实之星1303石徐而


      

      求学路上,我正一步一步地认清自己。相比于身怀天纵之才的同桌冯开,我对自己的天赋实在不敢恭维。我曾试图模仿他,上课埋头看漫画,考试从不下九十。很明显,我最终被虐得体无完肤。要是我能看到冯开混迹在竞赛班时,深锁的双眉与紧咬的嘴唇。我便会明白,其实每一个天才的背后都藏着一份艰辛的汗水。所谓天道酬勤,从来都不是空穴来风。于学习如此,于人生亦如此。

        每个十八岁都该有一个肆无忌惮的梦。上帝赋予我出色弹跳,也在我心中埋下了飞人梦的种子。对,就像每一个热血的篮球青年那样。我也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飞翔在篮筐上沿,轻松劈扣。从摸板到摸筐,从抓筐到高出篮圈一个指节。这个看似遥不可及的梦正慢慢褪去它拒人千里的外衣。我说,为梦,这一辈子,我们一定要疯狂一次。

        都说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沧海月明》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为了哪怕到了世界尽头,我也不会原谅你!自己在小黑屋里一个人吼到声嘶力竭;在台上表演到高潮部分,只感到自己大脑缺氧,分不清角色与自我,现实与虚幻。我叫江月。我父亲姓江,母亲姓海,海上升明月,所以他们给我起名叫江月........”这句话已与我紧紧地绑在一起,这辈子怕是难以分离了。

        妈妈曾对我说:关于你的事情啊,我可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呢。其实关于我和效实的故事也许也得说上个三天三夜吧。效实之星,顾名思义就是效实的银河中那些璀璨耀眼的星星。在这里我要引用前辈熊天竹的一句话:“虽不敢说自己有多么优秀以获得这个称号,但是既然大家给我了这个机会,我就该努力达到星星的标准。在最后三个月的时光里用这点光做一个合格、优秀的效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