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教育30年改革促发展的基本脉络

时间:2008.10.18 出处:效实中政治学习 编辑: 施丽华 阅读量:6683 全屏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教育发展在改革中释放出巨大能量。目前,学前教育人同率、小学净入学率、初中、高中和高等教育的毛人学率分别为44.6%、99.5%、98%、66%和23%,均处于历史上最好水平,全国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人口覆盖率达到99%,青壮年文盲率控制在4%以内.l5岁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程度达到85年.l3亿中国人的学习机会明显扩大,国民教育整体水平从低收入国家行列提升到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为我国总体上进人小康社会提供了有力的人才支持和智力贡献。30年教育事业发展的巨大成就,既是全党全社会和教育系统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我国教育领域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以改革促发展的成功实践。   

                              

回顾30年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开肩了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确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确认了教育和人才对于现代化建设的基础作用,提出了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重要方针。为尽快扭转专业人才青黄不接、劳动力素质偏低的状况,全社会在继续拨乱反正的基础上兴起补文化、补学历的热潮,学校教育重新得到重视,教师和知识分子恢复了有尊严的社会地位.中小学教育开始抓普及和质量,迅速恢复了正常教学秩序。仅仅过了几年,党中央就开始改革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同时改革科技体制。尽管当时教育体制仅在短期内恢复重建,却被列出许多弊端问题,教育行政管理体制和投入体制成为改革的切人点。l985年党中央发布的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明确了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社会主义建设必须依靠教育的方向,提出了把发展基础教育责任交给地方.有步骤地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改变政府对高等学校统得过多的管理体制,扩大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等重要举措。国家通过自上而下为主的方式,推动教育结构调整,深化教育体制改革,整个教育事业在改革开放大潮中显现盎然生机。   

                                 

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以来.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创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体制,实施科教兴围战略.要求经济建设尽快转向依靠科技进步和提高劳动者素质轨道上来.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促使教育更加主动地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1993年党中央和国务院发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不仅规划了到2000年教育发展规模和结构,而且要求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需要,全面推进教育管理体制、办学体制和投人体制改革。这一时期教育改革的主要特点,一是赋予地方政府更多管理义务教育和职业教育的权责.确立普及义务教育和扫盲的国家级目标,拟定职业教育发展的结构比例,围绕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和加大公共教育经费投入,为不同地区制定了分区规划、分步实施的约束性战略目标;二是明确党的教育方针,全面实施素质教育,以提高圈民素质为根本宗旨.以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为重点,深化教育教学改革,构建一个充满生机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教育体系:三是在市场经济体制生长期尽快形成财政投入为主、多渠道筹措经费的新体制,公办学校实行交费分担成本,发展校办企业,建立贫闲学生资助体系,倡导社会捐集资助学,同时探索办学体制改革,鼓励社会团体和公民个人办学.试验中外合作办学,使得民办教育迅速发展起来。世纪之交,我国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成功地实现了历史性跨越,教育事业的综合水平跃上新的台阶。   

 

党的十六大将教育发展列为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之一以来,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提出并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推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在党的十七大提出了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新要求,对优先发展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国进行了新的重大部署。随着服务型政府的定位.政府管理公共教育出现新的转变。近年来,国家教育政策呈现三大走向:一是更加重视促进教育公平。在如期完成基本普及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任务的基础上,国家更加注重农村特别是西部农村的教育发展,采取转移支付、专项工程和政策倾斜等方式加大扶持。随着农村税费改革和《义务教育法》修订,义务教育免费进程显著加速,从西部到全国的农村,共有l.5亿名小学、初中学生免交学杂费、享受免费教科书,贫困寄宿生得到生活补贴,城市今秋起免交学杂费。二是教育管理体制改革有了突破性进展。在义务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领域,不断巩固和改进以地方政府为主的管理体制,因地制宜地发挥地方政府及社会支持教育的积极性,基层教育改革的探索和经验在国家层面逐渐得到确认,并化为政策乃至进入法律范畴,基本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制度框架和教育法律体系。三是教育投入体制逐渐完善,财政性教育经费逐年增加,义务教育全面纳入财政保障范围,非义务教育成本分担和多渠道筹资的机制基本建立起来。我国已跻身于世界上义务教育免费水平较高国家行列,在公办学校有20%的大学生和90%的中职学生得到国家资助,社会对促进教育公平的政策举措十分拥戴,并对教育发展和改革不断提出更高的要求。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教育体制改革确实取得了显著进展,许多带有突破性质,但是,教育发展总体水平和人才培养模式与社会上对更高质量教育需求相比,与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新期待相比,还有不小的距离。如果对比一下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历次重大教育政策文件关于教育弊端问题的分析,就会发现,在改革促发展的宏观形势下,多数问题已经解决或在解决之中,部分问题被明显抑制,只有少数问题依然突出。如义务教育保障新机制落实难度很大,有的地方挪用教育经费和违规收费现象严重,职业学校管理体制尚未完全理顺,高校内部体制遇到深层次矛盾。因此,诸多长期困扰教育发展的掣肘环节和积压问题,很大程度上不完全取决于教育系统,而是教育内外体制机制性障碍交织在一起的结果。近年来,某些地区曾经出现了“政府失灵”、“市场失灵”及混合性“政策失灵”等现象,一方面,依法允许社会参与的领域没有界定清楚,该实施的政策措施迟迟不能到位;另一方面,需要规范和严格执法的未能及时有效作为,市场机制运作中的违规违法行为得不到监管纠正。还有一些本应改革的沉疴,却因行政不作为贻误了解决问题的最好时机,而一些本应坚持的传统,却误以为最后堡垒而被革除。教育行政部门及内设机构的职能定位,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的运行体制,均迫切需要沿着服务型政府建设和社会组织建设的方向,分别进行调整。宏观教育改革以及微观教育教学改革任重道远。   

总的来看,我国教育30年的改革促发展,政府主导宏观决策、自上而下改革为主、调动地方积极性、鼓励社会参与、加强教育法制化、促进教育公平的脉络十分清晰,既积累了丰富宝贵的经验,也有需要记取的教训。我们要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继续着力转变不适应不符合教育发展的思想观念,解决影响和制约教育发展的突出问题,努力开创新世纪新阶段教育改革发展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