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实中学

       网站首页>>效实党建>>党史资料
  共有 5760 位读者读过此文  
 

遵义会议

  发表日期:2008年9月3日            【编辑录入: 叶建勇 】      宽屏显示

王明路线的错误领导,造成中央根据地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和长征初期红军的重大损失,引起党和红军的许多领导同志和广大指战员的怀疑与不满,一些曾经犯过”左“倾错误的同志,也开始觉悟,转变了立场,为挽救革命战争的危局,迫切要求结束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统治。一九三五年一月十五日至十七日,党中央在遵 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政治委员“毛泽东、朱德、张闻庆、陈云、周恩来、博古(秦邦宪);政治局候补委员:王稼祥、邓发、刘少奇、何克全(凯丰)。参加会议的有: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 李卓然、邓小平以及共产国际驻中国军事顾问李德、翻译伍修权。 
  在会上,中央主要负责人博古作了正报告,周恩来作了副报告,毛泽东等作了重要发言。根据当时的情况,会议集中地解决了最迫切的军事路线和组织领导问题。会议认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 主要原因是战略指导的错误,特别是单纯防御路线的错误,重新肯定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军事路线及其一整套作战原则,作出了 《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决议指出:在五次“围剿”中,敌人采取持久战与保垒主义战略的情况下,我 们的战略路线应该是决战防御(攻势防御),集中优势兵力,选择敌人的弱点,在运动中,有把握的去消灭敌人的一部或大部,各个 击破敌人,彻底粉碎敌人的“围剿”。然而在反对五次“围剿”战争中,却以单纯防御路线(或专守防御)代替了决战防御,以阵地 战、堡垒战代替了运动战,并以所谓短促突击的战术原则来支持这种单纯防御的战略路线。这就使敌人持久战与堡垒主义的战略战术, 达到了他的目的。决议还指出:在战略转变与实行突围的问题上,同样是犯了原则上的错误。当继续在内线作战取得决定的胜利已经 极少可能以至最后完全没有可能时(一九三四年五月至七月间,即广昌战役以后),我们应毫不迟疑的转变我们的战略方针,实行战 略上的退却,以保持我主力红军的有生力量,在广大无堡垒地区,寻求有利时机,转入反攻,粉碎“围剿”,创造新苏区,经保卫老 苏区。但当时却采取了相反的战略方针,提出用一切力量继续捍卫苏区来求得战役上大的胜利,同时发展游击战争,加强辅助方向的 活动,来求得战略上情况的变更。关于有生力量的保存问题,完全忽视。在突围行动上,基本上不是坚决的与战斗的,而是一种惊慌 失措的逃跑的以及搬家式的行动,采取了避战主义。 
  决议根据当时的形势,明确了党和红军的任务和战略方针。指出: 中央红军应以挥运动战的特长,灵活使用革命战争的基本原则,战胜敌人,在云贵川地区创建新的根据地。在中央苏区、湘赣、湘鄂 赣苏区与闽浙赣苏区,党必须坚持对游击战争的领导,转变过去的工作方式来适合于新的环境。同第 2、第 6军团及红 4方面军必须 取得更密切的联系并加强对他们的领导,以求得全国红军的一致行动与配合。决义号召全党同志,反对一切张惶失措悲观失望的右倾 机会主义,反对单纯防御路线,象一个人一样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为党中央的总路线奋斗到底。 
  这次会议,改组了党的中央领导,增选毛泽东淡政治局常委,取消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随后,政治局党委进行分工,确定由张闻天接替博古负总责,主持党中央日常工作,并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三人军事指挥小组,负责指挥红军的行动。朱德仍为中央军委主席。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党 中央的统治,确立了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确领导,把党的路线转变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正确轨道上来,因而在危急的关头, 挽救了红军,挽救了革命,成为中国革命从挫折走向胜利的一个伟大转折点。王明路线的错误领导,造成中央根据地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和长征初期红军的重大损失,引起党和红军的许多领导同志和广大指战员的怀疑与不满,一些曾经犯过”左“倾错误的同志,也开始觉悟,转变了立场,为挽救革命战争的危局,迫切要求结束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统治。一九三五年一月十五日至十七日,党中央在遵 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政治委员“毛泽东、朱德、张闻庆、陈云、周恩来、博古(秦邦宪);政治局候补委员:王稼祥、邓发、刘少奇、何克全(凯丰)。参加会议的有: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 李卓然、邓小平以及共产国际驻中国军事顾问李德、翻译伍修权。 
  在会上,中央主要负责人博古作了正报告,周恩来作了副报告,毛泽东等作了重要发言。根据当时的情况,会议集中地解决了最迫切的军事路线和组织领导问题。会议认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 主要原因是战略指导的错误,特别是单纯防御路线的错误,重新肯定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军事路线及其一整套作战原则,作出了 《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决议指出:在五次“围剿”中,敌人采取持久战与保垒主义战略的情况下,我 们的战略路线应该是决战防御(攻势防御),集中优势兵力,选择敌人的弱点,在运动中,有把握的去消灭敌人的一部或大部,各个 击破敌人,彻底粉碎敌人的“围剿”。然而在反对五次“围剿”战争中,却以单纯防御路线(或专守防御)代替了决战防御,以阵地 战、堡垒战代替了运动战,并以所谓短促突击的战术原则来支持这种单纯防御的战略路线。这就使敌人持久战与堡垒主义的战略战术, 达到了他的目的。决议还指出:在战略转变与实行突围的问题上,同样是犯了原则上的错误。当继续在内线作战取得决定的胜利已经 极少可能以至最后完全没有可能时(一九三四年五月至七月间,即广昌战役以后),我们应毫不迟疑的转变我们的战略方针,实行战 略上的退却,以保持我主力红军的有生力量,在广大无堡垒地区,寻求有利时机,转入反攻,粉碎“围剿”,创造新苏区,经保卫老 苏区。但当时却采取了相反的战略方针,提出用一切力量继续捍卫苏区来求得战役上大的胜利,同时发展游击战争,加强辅助方向的 活动,来求得战略上情况的变更。关于有生力量的保存问题,完全忽视。在突围行动上,基本上不是坚决的与战斗的,而是一种惊慌 失措的逃跑的以及搬家式的行动,采取了避战主义。 
  决议根据当时的形势,明确了党和红军的任务和战略方针。指出: 中央红军应以挥运动战的特长,灵活使用革命战争的基本原则,战胜敌人,在云贵川地区创建新的根据地。在中央苏区、湘赣、湘鄂 赣苏区与闽浙赣苏区,党必须坚持对游击战争的领导,转变过去的工作方式来适合于新的环境。同第 2、第 6军团及红 4方面军必须 取得更密切的联系并加强对他们的领导,以求得全国红军的一致行动与配合。决义号召全党同志,反对一切张惶失措悲观失望的右倾 机会主义,反对单纯防御路线,象一个人一样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为党中央的总路线奋斗到底。 
  这次会议,改组了党的中央领导,增选毛泽东淡政治局常委,取消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随后,政治局党委进行分工,确定由张闻天接替博古负总责,主持党中央日常工作,并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三人军事指挥小组,负责指挥红军的行动。朱德仍为中央军委主席。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党 中央的统治,确立了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确领导,把党的路线转变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正确轨道上来,因而在危急的关头, 挽救了红军,挽救了革命,成为中国革命从挫折走向胜利的一个伟大转折点。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