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实中学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效实中学班级主页>>15届02班主页 >>军训
  共有 2663 位读者读过此文      
 

有个兵叫二傻

  发表日期:2012年8月18日            【编辑录入:校内学生 1502管理员 (学生管理员)】      宽屏显示

    在中国北部,有一个宁静祥和的小山村……“张二傻,咱妈叫咱回家吃饭!”张二傻放下了手中的农具,回头看了看他大哥。他家有四口人,母亲卧病在床,请了大神也没能治好她,他还有一个弟弟,年纪还小,没法干活,大哥就在家里照顾母亲和弟弟。张二傻瞧了瞧刚冒出头的小猫,叹了口气说,“要不我去打只兔子来添点菜?”“那你可快点啊,我们在家里等你回家吃饭。”张二傻从水缸后面摸出了一只铁叉,头也不回地往后山上走去。大哥望着他的背影喃喃说道:“这家伙啥都好,就是有点犯傻。”
    二傻提着铁叉,拎着兔子从山里跑出来,满头大汗,他跑得时那么快,那么快。当他来到山下时,他呆住了。面前的景象小苗(……)东倒西歪,村子的大门柱断了,上面还有些黑黑的痕迹。他冲到了家里,发现大哥倒在了门槛上,弟弟靠着墙无力地耷拉着头,胸口有个大洞,他奔进屋里,发现母亲一只手靠在坑上,头歪在肩上,上面淌着一大团黑色的血渍。他跑出家门,看见一个老人扛着行李一拐一拐地向村口走去。他追上前去问:“老人家,村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怎么人都死了呢?”“唉,鬼子进村了,你也快走吧,你身强力壮还能养活自己,我可不行了啊,啧啧。”老人匆忙地消失在他视线里。二傻眼里闪着泪光,愤愤地说:“日本鬼子,我会报仇的。”
    他在村口埋伏了好几天,终于有支队伍经过了这里,他一问番号,是共军,他问他们打不打鬼子,战士笑着回答道:我们不打鬼子打什么?张二傻说:“能打谷子就行。”他再三恳求下,,团长终于收留了他。张二傻从此跟随了共军。
    张二傻凭借着一股子傻劲与复仇的斗志使他迅速成长,他牢记团长的话:“你让我高兴,我就让你爽。”在一次与日军交战的过程中,他为团长挡了颗子弹。团长破格提升他为排长。可是排长没文化是不行的,他常常去党校学习。有一天,他兴冲冲地跑到团长面前说:“团长,你看咱这名字,二傻多难听啊,要不改成张报国。你看怎么样?”“我觉得还是爱国适合你。”张二傻从此改名成长爱国。
    张爱国的排训练刻苦,喜欢与别的排比试,十有八九都是他们赢。他们行进到了一片平地上,随着一声爆鸣声响,飞快穿梭的子弹让他们意识到他们超上了敌人。他们迅速建好了阵地,但是敌人的冲击一波比一波猛烈。烈士们绵着头,一炮一炮无力地控诉。张爱国他们排牺牲最为惨烈,全排只剩下了他和一个中弹受伤的战友。他颤抖地接过他们最后的子弹,饱含热泪地说:“我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张爱国拼命地阻挡敌人的冲击。突然对面的枪声停止了,只见大量的敌人拿着刀冲了过来。张爱国打完最后一发子弹,对天长叹:“哥哥,弟弟,母亲,我终于为你们报仇了。”他从身后取出渗着寒光的大刀。他冲进敌群,像一头疯了的狼,不停地砍着,像一架收割生命的机器。渐渐地,他有些疲惫了,手里的刀也卷刃了,他的背上被敌人刺了一刀,他强忍剧痛,站在敌军中央。不知谁发出了一道命令,  打得不敢靠近的敌人像打了鸡血一样冲了上来。他的右肩中了一刀,他将手中铁棍似的大刀狠狠插进了敌人的身体,他夺过敌人手中的刀,飞射出去,刺进了敌人的喉咙。他已经手无寸铁了,敌人砍中了他的身躯,血溅了出来,迷住了敌人的眼睛。砍着张爱国倒下的身体,敌人走了,一切都静止了,唯一运动的是地球上涌动的血液。
    若干年后,谁也不会知道,地上那一腔汹涌的热血。
                                                                                                       1502 翁炜竣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打印